立即注册 登录
厦门大学论坛 返回首页

不如不遇蓝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xmubbs.com/?42294 [收藏] [复制] [RSS]

日志

12班,书写彼年如花美眷

已有 2852 次阅读2012-8-28 15:12

 甜得发腻的冰工厂味还在舌尖弥留打转,久久不愿散去。高一12班,最后一节课班会,班长用剩余的班费买了一箱子冷饮分发。剔透香甜,却很快融化,就像我们须臾的美好,不抵似水流年。

虚阁上,倚栏望,还似去年惆怅』

  午后的校园,我走过“哈佛红”的宿舍楼,斑驳的窗户依稀可见忙碌的身影在收拾打包着行李;一旁曾熙攘喧闹的两个校园超市,此刻显得十分冷清,像一对青年夫妇,岁月一点点抽空他们的身体,而这离别的夏季,又带走了他们深深念念的孩子们;花园里,褐枝上的花骨朵儿经今晨的雨水洗刷得晶莹玲珑,也有凋落的花瓣心疼大地的落寞,才奋不顾身的回到他的怀抱;石桥湖畔的鹅卵石,蒙着淡淡的青苔,我曾在看完《亲爱的伽利略》后,傻傻的站在石桥上,做伽利略实验,然后自言自语“有人在乎我吗”;杨柳在盛夏开得过了份,疯狂的恣长,欲遮住走过一年岁月的狭道,抑或和我一样,想挽留些什么。

  最后一次走上六楼的室厅,很少有人知道还有六楼,更不知道这个虽宽广而高临的地方,是我一个人的秘密基地。那是一个饭餐时间 ,心中郁结的压抑紧紧缠着我,想喷发的冲动一次次按下,最后只是丢下饭菜,跑了出去,跑到自己的教室楼层时,忽然想起曾经做的一个梦,梦中,我拉着少年,跑出人群叫嚷的喧闹,来到教学楼的顶层,他纯净的笑靥温暖了整个夜。就是这种勇气与力量让我跑到顶层,真的,一个教室般大的地方,北临楼梯,南望园窗,左右徒壁,简洁而大方,似乎有魔力似的,泛着灰尘的黄掩在白色的墙壁容纳了我所有的不快。而现在我又走在这里,最后一次在这里,熟悉的走近园窗,楼下形形色色的身影,依旧和我看过无数次的情形一样,三两成行,一部寂静电影,无声胜有声。手指轻抚一抹灰尘,转身,再见。

   『红烛首,绣帘垂,梦长君不知』

  高一时,满心的小欢喜,我想开始崭新的生活,崭新的自己。走进教室前桌已满,便径直走到最后一桌,兀自坐着。初始轻狂,朗读、发言都有我的份,曾经的“隐士”竟有令自己都吃惊的转变。然而只是昙花一瞬,当最爱的语文老师调走后,当新老师莫名的和我产生隔阂,数学弱项却偏偏班主任是数学老师,当第一次大考自己竟掉到了10名外,当所有的辉煌都变得暗淡……我开始了默默的征程,怀回到最初的自己,安静,偶尔和朋友发狂打闹,偶尔掉银豆子。这是学业以来,最静默的一年,倒也学会了不争浮名,只为梦想努力。

  有时候到羡慕那些被老师喊出去谈话的人,起码证明,老师在乎关心他们。而我从没得此殊荣,难过了,自己擦擦眼泪;排名在前10,也无欢喜。选科时,我经历过怎样的挣扎与无助,也没有人知道。

  物理老师能力很强,也同样严厉。我不得不承认,他的语言很精辟。“血狼精神”“穷则思变”是我最受鼓励的两句。心晓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受教了,惆怅便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。

 『欲暮,思无穷,旧欢如梦中』

  班级也是前所未有的成功美好,每次考试的第一,每个同学的友好。云淡风轻,便是纪念册上最轻也最纯真的一笔。

  班长是旧友的朋友,开始不知道,开始老师临时任命他,后来重新竞选时,本想随便选选,不经意发现即兴演讲时,最后一个是班长,他没有说什么怎样怎样做,只是低着头,声音微微颤着“我想说下前几天全体买活页纸,我不知道外面会比学校里面贵,那些钱是真的都用去买了,要是有谁不愿意就到我这儿来退好了……”不到一分钟,却让我记住了一个男孩子的真诚与善良。

  一节音乐课,和同学戏谑“我们班上男生都不是人啊,成绩好也就罢了,一个个还唱歌那么棒,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活啊”确实,音乐老师宣布这次自告奋勇上前唱歌的,音乐成绩算A,其余都是B。一打儿,,有细声缠绵的许嵩的歌,也有深情凝凝的情歌,娓娓道来,浅斟低唱,如风耳畔吟,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恍惚感,张手、顿指,婉转了万般柔情。

  篮球亦不逊色,第一次完整的、投入的看比赛,为之呐喊加油。往事犹如幻灯片,一张一页在我脑海翻阅,如此缓慢,如此深刻。每一次跳跃,每一次奔跑,闪耀着阳光的晶莹,一挥手,一抬眉,似乎可以触碰到即将蒸发的汗滴,感受到急促的喘息,奔赴一场青春的盛宴。球场上最真实的少年,一件单薄衬衫,毫不矫饰地用衣领擦去额上的汗迹;一个瘦弱的身影,竟可以如此敏捷,蕴含的小宇宙令人瞠目;一抹邪意的微笑,四下吆呼 摇晃身体 张牙舞爪,分散对手注意力。少年啊,跃动的篮球啊,晕着阳光的柔和,胜利落幕,沉淀在时间里,独自站成最美的风景。

  开始体育课是最寂寥的,自己本是那么喜欢运动的啊,却只能在看台上,痴念飞跃起的足球,跨越的姿态。怨满袖,怎么竟无一人与我志同道合,他们所喜欢的乒乓球,我没有丝毫兴趣,而我所钟爱的足球、奔跑、羽毛球却知己难求。到后半学期,硬是拉了几个不爱体育的伙伴加入到我的足球队伍,不论一边的男生怎样笑我们“踢空气”。我只知道挥汗淋漓的那一瞬,我很快乐。没有谁能够理解,在学业挤满充斥疲倦和对自己失望的一年里,那一丝零星的快乐,对我有多么重要。

  参加800米,许多同学,熟悉的,不熟悉的,在操场上为我加油。很可惜,当时没有看清他们的模样,记不清他们的脸庞,只能在回忆里,一遍遍俯首珍藏。

 

『香雾薄,透重幕,彼年如花美眷』

  走回家的时候,思悠悠,愁也悠悠,昨天还兴高采烈,今时悄声离别。

 

  日记本上写了谁的名字,谁又挽着谁,走过风风雨雨

  课桌上画满的字符笔记,谁擦拭去了,谁还留念着

  奔跑的队伍,零散各安,谁会记得,走了那么远的路

 

 长风袭来,汽鸣呼啸而过,只能那惆怅孤独的执笔者才能感觉到生命里最强烈的震撼。

 

  12班,风霜与忧患,欢笑与激昂,途径跋涉,我们再聚。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关于我们|校园风景|厦大贴吧|人才招聘|校园租房|考研信息|二手物品|禁闭帐号|手机论坛|闽ICP备10001314号|广告联系我

Copyright 1921-2015 厦门大学论坛 厦大论坛 芙蓉湖畔 鼓浪听涛 厦大学子最喜爱的校园社区,厦门大学考研论坛!

GMT+8, 2018-9-20 06:53 , Processed in 0.036968 second(s), 19 queries , Gzip On.

返回顶部